龙8国际娱乐_龙8国际赌场_龙8国际赌场官网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生活

地震中父母去世 被摄影家收养后记录十年生活制

2019-02-19 00:33编辑:admin人气:


  法制晚报讯 (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梁璐)地震以后,刘明富一直在学校等待着父母接自己回家,但是几天后等来的却是父母双双遇难的消息。那一年,他12岁。

  后来,刘明富被摄影家焦波收养,十年间跟随焦波学习摄影和拍摄纪录片,焦波给他取了一个艺名“北川”,让他永远记住家乡。

  焦波收养的孤儿并不只有刘明富一个,在焦波爸爸这里,刘明富认识了廖岑以及另外4个孤儿,他们都是在汶川地震中的受害者。十年来,焦波爸爸记录了6个孩子生活的点点滴滴,然后他们一起将这些影像制作成纪录片,该片将在今年5月12日上映,名字叫做《川流不息》。

  相比十年前,如今22岁的刘明富表现得十分豁达,而在当时,他怎么也接受不了,自己会成为地震中的一名孤儿。

  5·12的前一天,刘明富与父母吃了一顿饭便离开家,去往学校,他没想到那是和父母的最后一顿饭。

  地震时,刘明富正在学校操场休息,突然间地动山摇,一栋栋建筑物瓦解崩塌,他从没想过教科书上的地震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,“当时吓蒙了”。

  当晚住在学校的刘明富看着一位位同学被家长领走,他想着“是不是我家离学校比较远,父母没办法那么快赶过来?”

  几天后,学校的管理员终于叫到了刘明富的名字,他兴高采烈地飞奔下楼,以为父母来接他回家。

  然而,隔着一层的玻璃门,刘明富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,来到学校的是他的伯父伯母。刘明富的伯父伯母呆呆地站在玻璃门外,俩人的脸上没有表情。“当时的画面现在还很清楚。”刘明富说。

  那一刻刘明富心头一沉,隐隐感觉到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推开门,他一言不发。他的伯父主动开口,“你以后就跟我们一起过吧”。

  这下他全都明白了,没有继续追问,也没有流泪。他说,可能那时他的心底还没能接受事实,所以,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下。

  “哭也不能在大家面前哭啊”,刘明富不喜欢“分享”自己的故事和心情。当时只有十几岁的他在面对媒体的采访中说得更多的是“没有想法”、“没有牵挂”、“没有愿望”……直到搬到安置帐篷后,自己才绷不住,独自一人默默地哭起来。

  地震过去4年后,在一次闲聊中,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父母在地震中遇难的故事,旁边的人哭了起来,他却看似漫不经心,“我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”。十年过去,刘明富似乎已经看开了,他说他并不羡慕有父母的孩子,“人总有一天要告别自己的父母,只是我早了一点”。

  在焦波的印象中,刘明富是一个“眉毛挺浓,单眼皮,很倔强”的孩子。对这个叛逆的、“让人欢喜让人忧”的刘明富,焦波说起来滔滔不绝。

  2009年春,在北川县擂鼓镇板房小学,焦波第一次见到12岁的刘明富。刘明富是汶川地震造成的孤儿之一,家里三口人在地震中遇难。

  “我们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他。有一天,在板房小学操场,他们集合开会,我过去问,哪个是刘明富,有个孩子一下子站了起来,冲我笑了一下,特别灿烂。就这么拍一下之后,他就再也不笑了,再也不理我。”

  “我觉得这个孩子有故事,跟着到了他家,他依然很抵触。”面对拒绝镜头的刘明富,焦波决定把相机交给他。“我说,刘明富,你肯定也能拍,而且肯定拍得不差,我看你很聪明,我教你摄影。”刘明富慢慢接受了,开始笑了。

  地震过后,摄影家焦波将刘明富收为干儿子,他买来摄影机,手把手教刘明富如何使用,如何拍摄特写镜头,陪他一起等待时机拍夕阳,在大风大雨的天气中撑起伞继续拍摄。

  让焦波担心的是刘明富有一段叛逆的时期,一度沉迷上网,不想读书,初中便辍学。“没什么好学的”、“无所谓”、“没意思”,曾成了刘明富的口头禅,似乎他对所有事情都表现出蛮不在意,但其实他心中有自己的算盘。

  曾经有媒体问刘明富,“你有什么愿望?”他回答,“没有愿望”,一再逼问下,刘明富着急了,“没有愿望不行吗?非得有愿望吗?”

  “谁会没有愿望呢?只是我不想说。”刘明富说,他的朋友圈里没有一张照片,那也是因为他习惯了把事情都埋在心里。摄影机给了刘明富一个出口,让不爱说话的他有了表达方式。

  2012年,刘明富跟随焦波,在山东沂蒙山区驻扎373天,拍了纪录电影《乡村里的中国》,影片获得了23个大奖,而刘明富成为中国电影年纪最小的华表奖的摄影师。

  刘明富在焦波爸爸这里,认识了廖岑,两个男孩只相差一岁,很快成为插科打诨的好朋友,“他很完美”成了两个男生相互之间的评语。

  但是和刘明富看起来的豁达不同,一直活泼烂漫的廖岑却不想再提起地震当天发生的事情,因为5月12日正是廖岑母亲的生日。廖岑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,直到2008年才开始和父母住在一起,他记得很清楚,地震前一日5月11日是母亲节,他度过了很快乐的一天。

  “妈妈是个很酷的人,她每天都喜欢在家打游戏,但是那一天她没有打游戏,就陪着我”。时间过去太久,在廖岑脑海中,只留下了一些记忆碎片,“她陪我骑车”,“她带我买衣服”,“她给我买了面包”……“她让我觉得做她的儿子真的很好”。

  午夜梦回,廖岑也常常梦见父亲母亲回到他的身边,告诉他不是孤儿,“我很开心,那个梦很真实。”他说。

  廖岑在地震后由姑姑收养,他和小时候一样爱笑,他说“开心的时候我会把他们的算在一起,我就是三倍的开心”。十年间,陪伴廖岑成长的爷爷也离开了他,他记得爷爷在弥留之际嘱咐他,希望他能一直快乐。

  如今的刘明富留着长发,虽然对于成为孤儿的事情表现得很豁达,但更多的时候,他表现得很腼腆,把自己的故事和情绪隐藏起来,不轻易和外人分享。

  十年后的刘明富谈起自己的变化,“除了摄影技巧的成熟,心理也成熟了许多”。

  廖岑看似开心活泼,但他说,“我开心的时候也是用我所有的精力去开心”。现在,廖岑进入四川传媒学院学习播音主持,计划在毕业后开一个工作室,“努力赚钱,让家人生活更好”。

  “家人和朋友最重要”,十年中的种种变化教会廖岑最多的是珍惜,他认为这是最为坚定和强烈的想法。

  尽管一个内向,一个外向,一个腼腆,一个开朗,但对于汶川地震,截然不同的俩人,却都有一把难以打开的心锁。

  由于灾情严重,房屋全部倒塌,伴随着大雨,行路艰难。小廖岑的脖子上挂着一把家门的钥匙,在困难的行路中显得格外碍事。一路同行的亲人让廖岑扔掉这把钥匙,“他们说再也用不上了”,便把它丢了。

  “现在想来这把钥匙挺遗憾的,我应该好好地保管”。廖岑也说不上遗憾的缘由,或许那是家的象征,有了那把钥匙,就还能回家。

  虽然丢掉了家门的钥匙,廖岑却说,“但他们留给了我健壮的身体,对人的爱心,对世界的善意。”

  而刘明富的遗憾,则是无法确认父母到底在哪里。刘明富的父母是在行车途中遭遇山体滑坡遇难,刘明富也曾经想去找到遇难的地点车辆,证实父母确确实实离开了自己,而如今更没有办法去证实。
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prisondogsbook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百合情感APP全新上线 聚焦专业化在线情感咨询服

百合情感APP全新上线 聚焦专业化在线情感咨询服


返回首页